中國時報【江靜玲╱華盛頓報導】

川普在競選期間呼籲,「要讓美國在和其他國家打交道時,變得更難預測。」

入主白宮後,川普堅守了這項競選承諾─外國政府看不懂他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無極上天寶殿,華府外交圈職業外交官忙得團團轉,大家都想知道到底該如何跟川普政府打交道?

以北約為例,川普一下說是「過時組織」,一下又說「非常重要」。一名歐盟外交官眉頭緊鎖地說,「這到底意味著什麼?」

川普不顧外交禮儀,在見英國首相梅伊前先會晤英國脫歐倡導人、英國獨立黨前黨魁法拉吉;川普不理會美國「一中政策」,跟蔡英文總統通電話。這些都讓人思忖,還有哪些體制內的成規,會在川普治理下被拋到垃圾桶。

大家都說川普是一名非典型美國總統,美國前副國務阿米塔吉卻認為,川普的策略是典型的美國式「虛張聲勢」,藉著21世紀的社交媒介,包括川普本人最擅長的推特,散布美國總統和政府政策。

在言必稱「美國優先」下,川普還未嚇到敵人,已先讓盟友幾乎先昏了頭,「我們是老幾?排第二、第三還是第四位?」一名來自亞太區域的外交官說。

更大的問題還在於,川普和他的內閣成員立場似乎不一致。他的國務卿提勒森跟他在伊朗問題上意見相左;國防部長馬蒂斯與他在俄羅斯議題上存有分歧。

而在國務院和國防部這兩個重要部門,以及激進派退役將領佛林領導的白宮國家安全會議,這些重要部門,依國師然有許多關鍵位置未公布,華府外交圈臆測紛紛,各國政府和使領館忙著四處尋找與可能入閣人選的聯繫管道。

最明顯的情況是,華府保守派智庫,如傳統基金會和盛傳可望入閣、前亞太事務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擔任執行長的2049計畫,突然變得特別熱門。一名廣受敬重的自由派智庫專家坦承:「我不認為自己的意見還會受到重視,至少未來4年,不會」。

面對這種揣測、焦慮地想了解該如何與川普政府交往?管道何在?一名華府外交老手說,「這種遊戲,是不是很好玩?川普把枯燥的官僚體系變得有意思了。」但他隨即補充:「關鍵是,川普找的人能為他工作多久,第一國師年恐怕就有許多人陣亡...」。

就職典禮前三天,川普向150名駐美使館外交官發表演說,但在此之前,川普早已與阿里巴巴和拜耳的負責人晤面,擺明了自己是個實質商業利益超過外交同盟價值的美國新領導人。

【更多照片請點以下圖輯】



創作者介紹

黃文婷

harrisbe7627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